游泳

维多利亚的秘密第27章长桌论道

2020-01-26 13:37: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维多利亚的秘密 第27章 长桌论道

第27章

大人们真不会享受人生,好好的吃饭多好啊,xiǎo朋友们很开心地雀跃着,因为这里有更好玩的东西——使用筷的中餐美食!

对于这一次中餐,唐宁对大厨的要求是尽量采用普通的食材,让宾客们一看就知道是什么肉什么菜,这样一来,英国人比较容易接受异国美食。否则菜一端上来,一问,这是“下”,那是“杂碎”,还有舌头大肠,不问还好,一问之下谁受得了啊?

唐宁最反感使用名贵食材却不好吃的名菜,他引用诗人袁枚所著的《食单》里戒单之语,教育大厨,要戒耳餐,戒目餐。

什么叫耳餐?就是追求昂贵菜肴的名声,用浮夸的作表示对客人的敬意。那是给耳朵吃的,并非佳肴。袁枚崇尚烹饪要精致用心,食材不必非要奢华。豆腐做好了也赛过海鲜。像水煮燕窝一类难吃又昂贵的菜统统被他讽刺为“耳餐”:反正你也就图个名贵,不如干脆在碗里放珍珠好不好啊?

什么又叫目食?就是贪多。有人仰慕用餐大方的虚名,菜多量大。那是给眼睛吃的,不是给嘴巴吃的。写到这儿老人家又説了:你不知道啊,名家写字,写得多了一定有败笔;名人做诗,做多了也会有平庸的句。什么都讲求个精华,不能贪多,过于铺张反而显得粗糙。烹饪,求的是吃饭的人真实的享受,不是拿来炫耀给旁人看的。生活也一样:排场名声面,那都不是真实落到自己身上的东西;精心准备的清粥xiǎo菜,也许既不漂亮,也不名贵,却带给胃最贴心最舒服的感受。

大厨给跪了,这位“老外”厉害了,原本以为自己那本《随园食单》被唐宁借去看就是图个一乐,没想到唐宁不仅看懂了,还懂得这么深!

有如此懂行的主人,大厨不得不全心全意贯彻随园先生的理念,精挑食材,严执刀工,细掌火候,给英国最有钱,最有权,最高贵,最有名望的大老们儿贵妇们xiǎo朋友们奉上无论从哪个角来看都色香味俱佳的中餐盛宴,把英国当时正在流行的印咖喱大餐完全比了下去。这,才叫饮食化!

贵妇们纷纷表示要雇佣一个中餐厨师,把询问的目光望了在场嘉宾当中唯一一个清国人——徐荣村。老徐不懂英国的君主宪制,看到把大清皇帝的脸都打肿的大英女这么随和,感到压力很大,更感到不可思议。看来这一趟回去要多拐带几个名厨过来,问题是,真正的名厨有愿意万里迢迢来欧洲的吗?

大清国居然有如此美食,女王便对远东更感兴趣,问唐宁在中国的见闻。

除了科技史,唐宁对清朝的历史还真没研究,他甚至闹不清现在平天国闹到什么地步了,江宁被攻下了没?女王陛下相问,唐宁只好从大方向上説:“以英格兰为明标杆,凡是在全球地理工业科技和法制向英格兰靠齐的,是明国家,比如美国,有着几乎不下于英格兰的制,荷兰比利时卢森堡都不错,法国还行,普鲁士发展势头不错,俄国就差一些,但欧洲都还算现代明这一梯队吧。而澳洲美洲东南亚的原住民就属于没有开化的地方,甚至不能称之为国家,是人类社会最初的形态,连字都没有,靠天吃饭。像中东印清国,都是属于半开化国家,拥有相当有趣的明和历史,比如清国的美食就很棒,官僚人为主体的艺术家也经常出现大师。中国的诗是最美的,因为汉字是象形字,人在写诗的时候脑里能够形成其丰富的意象……”説到这儿,他对徐荣村道:“你的字写得怎么样?要不要表演一下给女王陛下看看?”

念过书的中国人哪个不写一手好字?老徐自然很得意,居然能在权贵面前表演书法。唐宁的中餐厨师偶尔写写毛笔字,所以他这里也有笔墨纸砚。

唐宁特意让老徐写了几个特别象形的,以示意伟大的汉字是如何优雅。

在用书法展现了汉字之美之后,唐宁又讲中国的绘画,与道教佛教相结合,产生了非常独特的审美观,能用很有限的作画工具和精巧不繁复的笔触以抽象的风格写意,注重大量留白,注重简约,跟西方油画动辄数月数年的写实主义艺术形式大不同,中式绘画讲究一气呵成,艺术与生活修身养性结合起来。

一番话説得大家对中国艺术更是向往,莱昂内尔忽然道:“我们有可能把中国变成殖民地吗?”

跟祖国有关的大事,徐荣村立即竖起了耳朵。

唐宁沉默了好久,才道:“汉族曾经有两次被北亚战斗民族征服,除了满清之外,上一次是蒙古人。这两次,作为征服者的满人和蒙古人都选择了尊重汉族的儒家传统,习的语言。忽必烈是统治汉族的元朝的开国者,他在中国的北方实行蒙古的制,而在南方实行汉族人原有的制,为此还跟自己同族的个蒙古汗国闹掰了。

这两个民族为什么要融入汉族化呢?因为中国人对自己的化最看重,自尊心最强,战斗力习能力复仇能力都远远超过印人。元朝和清国的统治者都不得不用汉化来治理汉地姓。大英帝国远比蒙古骑兵要强大,但距离远东远,要全面征服是相当相当有难的,除此之外,要打败中国的任何执政者都不难,1840年已经説明了这个问题。”

莱昂内尔提出这个问题之后立即发现不对劲,因为当场便有一个清国人,他们的美食还是清国大厨准备的呢,有diǎn尴尬,可是唐宁这样的説法又激起了他的兴趣,原来唐宁对中国有如此深刻的理解。他又问:“照你的看法,我们应该对中国采取什么样的策略?现在商人们对中国的开放程相当不满,他们执行条约的力实在没有诚意!”

唐宁看了看身边不远处的徐老乡,説:“我们现在假定徐先生是大清国的富,那么,他会不会在大清国拥有崇高的地位呢?不会的。因为他的地位不受法律的保护,一个xiǎo官儿,不用大,大概一个省级,或者一个省内大城市的市长级别,就能够让中国的富低头。如果不服,官员会有各种各样的办法来制服徐先生。苛捐杂税啊,手续公的拖延啊,大员皇族要办什么差事啊。中国的买办帮办,是跟我们的商人站在同一个立场上的,只有中国建立起法制社会,保护私有财产神圣不受侵犯,才符合中国商人外国商人的利益,商人是一个代表,其实,农民工厂主手工业者也是一样的道理。

经济之父亚当斯密先生早已经在《国富论》中总结了英格兰崛起的制奥秘——我们建立起了有效的市场,通过法律和议会强化了市场公正的游戏规则。我个人的不成熟想法就是,英国应当帮助中国建立起这样的一种制,这是符合我们的利益的。除了公平贸易之外,假如中国实在不肯开放市场,即使诉诸战争,我们也要找一个尊重法律,尊重契约的对手。否则,就像1840年的战争那样,签了也白签。我们的商人和外交官还会处于危险的境地。”

罗林森闻言叫好。莱昂内尔也diǎn头表示同意,假如中国人根本不尊重条约,怎么打中国也没用。

财政大臣伍德也来了兴趣,説:“照你的意思,应该怎么‘帮’中国建立法制?”

唐宁:“中国从来就没有法制的传统,要真正的建立法制,先要从教育开始,而教育要从办报开始,要在中国办报,我们得找一个説一不二的势力谈判,跟他们签订条约。而如何找这个説一不二的人呢?慢慢找!现在正是最佳时期,因为中国的南方出现了反清武装,这么一来,就会出现各种势力,我们可以在其中寻找一位説一不二的领袖,支持他办报办教育。当然,最重要的是不能让清军或者平军那么快的消灭对方,我们要玩平衡,谁弱就帮谁。一直到我们找到合适的能够为中国建立新明的领导人。”

伍德一边diǎn头一边笑道:“这个思很有启发性,要扶持一个讲信用的,这个一针见血。难怪你要求去做殖民地的总督,原来心中真的是有政治抱负呢!”

维多利亚女王对此讳莫如深,很少开口,而亲王也感觉挺有意思,説:“至少唐宁对中国是很了解!”

深圳市萨米医疗中心预约挂号
天津市北辰医院
治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无锡能治男科的医院
深圳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