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箭魔 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法身贺冬

2019-10-12 21:25: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箭魔 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法身贺冬

蓬莱可不比九州,这个碧血宗的年轻人年龄不过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在这个年龄就拥有霞飞的修为即便在整个蓬莱也绝对是优秀了。

可就在所有人都感叹年轻人恐怖的修为之时,更加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年轻人的剑锋此时瞬间来到乐正背后,可是乐正从始至终却连头都没有回,依旧在那里自顾自的吃着东西,而其他人也一样,都是在那里该吃吃该喝喝的,完全没有理会这刺来的一剑,仿佛完全没有看到一样。

但是就在剑锋即将触碰到乐正的瞬间,剑锋却忽然被定格在了乐正的后背,就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攥住了这刺来的一剑一样。

年轻人使劲想要将剑锋向前推送一丝,因为只要再向前一丝就能够刺入乐正的后背。

可是剑锋就这么定格住了,无论他如何用力都没有任何的用处。

一瞬间年轻人明白了,这个看起来跟自己年龄相差无多的乐正不是一般人,但是他明白的太晚了,乐正何等恐怖,年青一代能够让乐正低头的只有白里。

此时面对这刺来的一剑,乐正以时间之力定住剑锋之后再次发动时间之力,时间扭曲,乐正背后的剑锋瞬间崩碎,化为无数的碎片,这些碎片直接打入了年轻人的四肢当中,恐怖的力量推着年轻人倒飞而出,最终年轻人直接被破碎的剑锋碎片用大字型钉在了远处的木墙之上。

鲜血从年轻人四肢的伤口上面不断的滴落,片刻就染红了炎黄楼的地面,而这一切也彻底惊呆了炎黄楼之中的无数食客。

他们谁也没有想到这个霞飞在面对乐正的时候人家从始至终甚至连手都没有动就将他给秒了。

而且这已经是乐正手下留情了,倘若乐正心狠,那么这倒飞的碎片穿刺的就不是年轻人的四肢而是年轻人的五脏六腑了。

整个炎黄楼在短暂的寂静之后瞬间乱成了一团,无数人开始朝着外面狂奔而出,因为他们知道这种级别的战斗已经不是他们有资格观看的了

炎黄楼的掌柜此时也从楼上下来,看到楼下的一幕也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可是打都已经打起来了,此时他也控制不住局面了。

虽然炎黄酒楼的东家是蓬莱首富,可是他这个首富想要招惹碧血宗还是没有资格的,而这一桌一言不合就把碧血宗的人废了的人来头怕也绝对小不了,所以这全都是他们惹不起的人。

所以掌柜只能惶恐的站在一边看着这一切连一个字都不敢多说。

众多伙计此时有不少都跑了出去,也有几个因为太过恐惧吓得腿都软了的,连跑都跑不出去了。

白里眼神淡淡的看着这一切,乐正的修为在法身强者面前不行,可是对付霞飞乐正还是拥有秒杀的实力的。

“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年轻人被钉在墙上却并没有昏死过去,此时他强撑着看向白里等人,但是这一刻他的眼中已经不再是杀意,而是恐惧。

因为乐正出手给他带来的恐惧太大了,他很清楚自己的实力,自己刺出那一剑虽然没有用全力,但也用了八分力,这种力量哪怕是他们碧血宗的长老也不见得能够如此从容的挡下来,可是那个年轻人却如此轻易的挡住了这一击,而且还如此轻描淡写的击碎了自己的宝剑,这实力的差距太过巨大了。

“小小的碧血宗也敢跟老子如此嚣张,你特么去问问就是离恨天那个蠢货敢不敢跟我如此说话!”乐正此时开口,而他话语故意提起离恨天。

果然,随着乐正此话出口,整个炎黄楼之中一片哗然。

离恨天,这个名字就算是在蓬莱也一样的响亮。

灵月宗年轻一代第一人,当今武天王朝年青一代可以排进前十的人物,此时乐正这句话瞬间就将他的高度上升到了跟离恨天平起平坐的地步。

果然,听到乐正此话,年轻人的脸色苍白如纸,这苍白不是因为失血太多,而是因为恐惧,因为离恨天太恐怖了,那是他只能仰望和听说的传说之中的人物,而这人竟然跟离恨天平起平坐那是何等的恐怖啊。

而就在年轻人惊恐万分之时,楼上噔噔噔的传来一阵脚步声,随之就见一个红头发的中年人带着几个年轻人从楼上走了下来。

从对方的装束白里可以推断他们应该也是碧血宗的人,因为除了那红发中年人之外,其他人都是穿的跟刚才的年轻人差不多,只不过是他们的衣服看起来要略次一些而已。

“在下碧血宗贺冬,不知几位为何伤我弟子。”红发中年人贺冬走到大厅之中,看了一眼被钉在墙上的年轻人眼中带着愤怒之色开口。

而随着中年人这话出口,全场再次哗然!

贺冬!碧血宗之主,当今蓬莱有名的人物,也是当今蓬莱排的上次号的人物,谁也没有想到贺冬竟然就在这炎黄楼之中。

白里看了一眼那贺冬,其实从走入炎黄楼白里就感受到一股法身的气息,不过这法身的气息并不算太强,所以白里也没有在意,因为毫无威胁可言。

而此时贺冬出来,白里知道这法身的气息应该就是来自贺冬了。

“什么河东河西的?没听说过!你是不是瞎啊!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们打伤你弟子了?老子坐在这里一动没动,是你那狗屁弟子自己上来送好吧!”

乐正虽然也感觉到了贺冬身上的法身气息,可是乐正却一点都不怂,经过跟离恨天的一战,虽然乐正没有突破,却还是有所领悟的,再加上穿越暴风海经过天威的洗礼,如今的乐正成熟了很多,就算是面对法身乐正也不是完全没有一战之力,即便不敌,逃跑的机会还是有的。

更何况此时白里就坐在旁边,这个贺冬虽然身上气势看起来惊人,可是乐正相信有白里在,他想要动自己还是不够格的。

“放肆!”贺冬没想到自己报出名号对方竟然依旧如此嚣张,此时他愤怒的指挥着其他弟子将那被钉在墙上的年轻人放下来,他起身来到了白里这桌,看了一眼这桌,贺冬心中也是有些打鼓。

贺冬不相信他们没有听说过自己的名号,可是他们的表现太淡定了,从始至终他们甚至都没有人拿正眼看过自己一眼,依旧是该吃吃该喝喝的,完全没有理会自己的存在,这绝对不可能是虚张声势的的人该有的架势,所以一时间贺冬也不知道是不是该动手了……

常州性病医院哪家好
西藏治疗男科方法
温州治疗癫痫病方法
常州性病医院排名
西藏治疗男科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