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黑翼天妖 第七章 书册

2019-10-12 20:36: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黑翼天妖 第七章 书册

回到了破庙中,赵小英仍旧没有醒来。

苏陌从行囊中取了一张饼子,一边吃着,一边翻阅从黑风道人身上搜刮来的魔教典籍。

这些魔教典籍,可以说大大的开阔了苏陌的见识眼界。

其中一本记载的是黑神教的入门心法,也就是被他称之为邪功的‘黑神功’。

黑神功明确记载了教中的修炼法门以及优势弊端,而其中最大的弊端就是所谓阴气入体时产生的噬体之痛。

苏陌是极阴之体,这辈子都不可能体会到阴气噬体的苦痛,因为他的体质决定了他能够天生亲和世间的阴气。

凡俗界的武夫,往往可以称之为正派,而所谓的魔教则被称之为邪派。

苏陌因为没有接触过其他寻常武夫,对于正派的修炼法门不甚了解。

但他从黑神功的内容里,却知晓了所谓的邪派修炼法门,竟是一种逆天而行的手段。

简单说来,凡人的体内往往充斥着阳气,习武也好,修道也好,都是借世间的阳气进行。

但是魔教之人却不是如此,他们强行吸收阴气入体,妄图通过阴阳交融来摸索大道。

阴阳交融又怎么可能是简单至极的事?恐怕稍有不慎,就会落得个爆体而亡的下场。

魔教之人借阴气修炼,一旦成功,确实能极快的提升境界。

不过这种修炼之法,代价也极大,有的魔教弟子,甚至将自己搞得不人不鬼。

最重要的是这阴气噬体之痛,绝非寻常人能够忍受。

凡此种种,都是魔教人才凋敝的原因。

苏陌的情况却是跟正派、邪派中人都不一样,可以说他是数千万人中的个例。

正派之人借阳气修炼,邪派之人摸索阴阳相融之道,而苏陌则是体内存不下阳气,纯粹靠着阴气来壮大自身。

其次他跟借阴气修炼的邪派之人,也有很多不同之处。

例如黑神教的弟子,他们吸收阴气入体,一旦撑过了第一次阴气噬体,就能使得阴气同阳气相融,所生出的就是‘黑神功’里记载的魔气,魔气跟阴气根本不是同一种事物。

虽说魔教弟子可以从妖鬼的身体里吸出阴气,但是苏陌可以做到的事,他们却无法做到。魔教中人并不能让身体出现一些妖鬼化的特征。

从上古到如今,但凡有着极阴之体的人,基本上都是出生便夭折。

苏陌逃过了天降罪罚,已经算是难得的气运。而他大概也是数万年来,第一个发现极阴之体隐秘的人。

跟魔典上记载的有所不同,有着极阴之体的人,其心脏确实能让邪派之人增加修为。

但是极阴之体是如此稀少,如果这么来用,实在是有些暴殄天物。

按照苏陌自己的猜测,极阴之体的真正秘密。大概是能够不断的吸收阴气,从而使得自身向着类似妖鬼的方向异化。

第一次吸收阴气,致使他的脸皮上能够生出鳞状皮。如果再吸第二次,又会出现什么异变?他自己也不得而知。

简略的翻完了黑神功的册子,苏陌又挑了一本比较感兴趣的书册,其上记载的内容是与妖鬼相关的。

天地之间,有阳气就会有阴气。

那些或战死、或惨死、或含冤而死之人,其冤魂吸了阴气,就会化为妖鬼。

妖鬼往往借着吃人心、喝人血,或者是吞噬其他弱小的妖鬼,来壮大其阴魂。妖鬼是可以不断成长的,就像是动物由小到大的生长过程。

书册上细致的划分了妖鬼的品级,从最为弱小的一品阴魂、二品鬼祟、三品妖邪,都是小妖鬼。它们只能侵蚀人脑,从而附在人身上,往往是一些大妖鬼、魔教中人、江湖高手乃至修道术师猎杀的对象。

而小妖鬼成长到一定地步,就会获得显化之身,此品级又被称为化形。

化形品级的妖鬼,其体内的阴气便不再是阴气,而被魔教中人称之为妖气。

在化形之上,还有所谓的大妖与妖王,都极为少见。

昨夜里被黑风道人吸走阴气的那只河鬼,按照品级来看,也仅仅只算是一只小小阴魂。

唯一令苏陌感到意外的是,妖鬼竟然跟世俗武夫一样,都有着一颗修炼强大之心,只不过方式截然不同。

世俗武夫参禅打坐、习练武艺。而大妖鬼则是靠着吃人或者吞食其他小妖鬼来涨修为,弱肉强食,十分凶残。

苏陌翻阅着书册,啧啧称奇道:“这本册子

,记载了大量有着不同特征的妖鬼,甚至还取了一些诸如‘河鬼’、‘山魉’之类的各式名号。”

“大概是魔教高手们,将各自遭遇过的不同妖鬼给记载在了其中。为的是方便教中弟子在遇到妖鬼的时候,能够凭册子判断出究竟是何种妖鬼以及品级,从而可以自行决定是猎杀吸食阴气,或是避开大妖鬼直接跑路。”

“我以后肯定是要去吸一些妖鬼的阴气,这册子对我来说倒是极有价值。”

他又翻阅了片刻,已经将书册的内容给看完了。

至于剩下的几本魔教典籍,对于苏陌来说有些无用。毕竟他不是魔教中人,这些修炼法门他也用不上。

“我现在有几本魔教典籍,一瓶不知是何用途的丹药,一个拂尘,一柄精钢宝剑,得好好想想如何处理这些东西。”

他思前想后一番,丹药、拂尘以及宝剑是万万不能留在身边。

如果哪一天黑神教的人来北地寻找黑风老道,一旦发觉自己身上有那妖道的东西,难保不会怀疑到自己身上来。

至于典籍,除了记载了妖鬼的书册和一本撕风爪法,其余的都得焚烧掉。

“陌……陌哥儿?”此时赵小英醒了,正挣扎着坐起身来。

“小英,感觉如何了?”苏陌连忙走过去扶他,一边开口问道。

“我有些口渴,另外浑身酸痛难当。”

苏陌知道这大概是河鬼阴气所带来的影响,不过应该没有伤及根本。

“走,我带你去喝点清水,然后咱们就该返回青石镇了。”

“陌哥儿,昨夜没有发生什么吧?”

苏陌闻言一愣,立马装出一副伤心神情,说道:“小英,昨夜破庙里闹鬼,是那个在丹阳郡给我算过命的道人及时赶来,把妖鬼给杀了,他自己也……也……唉!”

听着苏陌重重一叹,赵小英四下看了一眼,发现在不远处的地面上,血染得到处是,顿时吓了一跳。

“啊!地上怎么这么多血,你说的那位道长,难道……死了?”

“没错,那道人为了救咱们,跟妖鬼同归于尽了。”苏陌掩面欲泣,“这宝剑、拂尘都是他的遗物。”

“陌哥儿知道他来自何处吗?”

“这个倒是没听他提过,大概是一个游方道人。”

“那他的尸首现在何处?咱们还是将他埋了,总不能让恩人暴尸荒野。”

苏陌点了点头道:“嗯,我已将他的尸首搬到了荒林中,正等你醒来呢。还有就是……小英,咱们遇鬼这事,记住不要到处乱说,免得惹祸。”

“陌哥儿放心,这个我懂。”

赵小英面色严肃,用力地点了点头。

潮州治疗阴道炎医院
临沧治疗龟头炎医院
潍坊治疗龟头炎医院
潮州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临沧治疗男科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