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普京称超级大国地位是包袱俄罗斯不想要

2019-08-13 15:13: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普京称超级大国地位是包袱 俄罗斯不想要, 《参考消息》10月31道 俄罗斯成立的世界“俄国通”非政府组织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于10月22日至24日举办2014年年会。笔者作为瓦尔代俱乐部正式成员,与100多位来自新加坡、日本、以色列、土耳其、伊朗等国的专家参加了为期三天的讨论。乌克兰危机、俄罗斯与西方新冷战、大国的崛起与没落、世界需要什么样的新秩序……年会论题无不紧扣当下政治热点和全球脉搏。“压轴戏”则是俄罗斯总统普京会见俱乐部成员,并就俄大政方针发表见解。 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2004年成立,初衷是让外国正确理解俄罗斯的内外政策。考虑到最容易对俄产生误解或成见的是西方国家,所以俱乐部首批成员清一色地来自欧美发达国家。从第三届开始,瓦尔代陆续吸收个别东方国家学者。 以往的年会每次都讨论一个涉俄重大问题——宗教宽容、俄罗斯发展方向、东部开发等。今年瓦尔代俱乐部改了章程,要成为世界智库,充分利用国内外智囊云集的机会,讨论全球性问题。 外国学者珍惜参加瓦尔代年会的机会,是想从俄罗斯最高层摸到决策信息。这次也不例外,总统办公厅主任伊万诺夫和第一副主任沃洛金谈了政治动向,第一副总理舒瓦洛夫谈经济,拉夫罗夫外长谈外交。这些日理万机的高级官员都用一两个小时回答学者们的刁钻提问,直截了当,实话实说。 前几年普京都用三个小时与大家边吃边聊,去年开始省却饭局,纯聊三小时,效率更高。 瓦尔代俱乐部成员中不乏前总理和部长,也有笔者之类的普通学者。但主办方对人一律平等,仅提供经济舱机票,发言时间也从不照顾。重点发言限15分钟,提问或评论每人5分钟,一视同仁。三天会期满满当当,晚上往往讨论到十点多。 对话普京,思想盛宴,远胜游山玩水、酒池肉林。 “慕尼黑讲话2.0版” 本届年会的主题是“世界秩序:新游戏规则还是无规则游戏?” 针对这一主题,来自25个国家的专家学者争论激烈。美国人认为自己有权继续引领世界百年,欧洲学者认为中国气势很盛,可能挑战美国的“老大”地位。中国学者反倒很大度,表示不反对美国在国际事务中发挥积极的引领作用。中国东邻有位过气的老外交官,柔声细气地责怪中国揪住“参拜”和“军国主义”不放,南邻一位学者语气强硬地批评“中国大秀军事肌肉”……过去,中国国力弱,没人在意,现在别人对我们越来越关心了。 24日下午,普京穿白衬衣、黑西服,系紫红色领带,气定神闲地出现在瓦尔代年会闭幕会议上,作了有关世界新秩序的主旨报告。 去年,也是在瓦尔代年会闭幕会议上,普京发表了有关俄罗斯对内政策的主旨讲话:过时的苏联意识形态、复旧的保皇主义和西方的极端自由主义都不适合俄罗斯,俄罗斯需要的是扎根本国传统价值观的务实的保守主义。 今年,普京认为,世界秩序的更替往往伴随着全球战争,或是一系列激烈的地区冲突。冷战结束,是遵守已有规则,还是制定新规则,国际上并未达成易懂而透明的协议。 普京把地区集团视为世界新秩序的关键因素之一,他描绘的世界新秩序的轮廓是这样的:“我们迫切需要负的力量达成新的全球共识。这既不是搞什么局部交易,也不是依据古典外交的精神瓜分势力范围,更不是某个国家完全主导。我想,需要新版本的相互依存。对相互依存,无须惧怕。相反,这是协调立场的好工具。这之所以显得更为迫切,是考虑到世界某些地区实力加强,地位上升,客观上需要通过机制让这几个‘极’成型,建立强大的地区组织,制定它们的互动规则。这些中心的合作,将大大增强世界安全、政治和经济的稳定。但是,为了安排好这种对话,出发点应该是一切地区中心及围绕这些中心而形成的一体化计划,应该拥有同等的发展权,以便它们能相互补充,谁也无法人为地使它们彼此冲突,相互对立。” 他对美国的批评针针见血:“也许,美国的例外就表现在领导世界?这真的是天下幸甚?美国绝对干涉世界一切事务真的会带来福利、进步、繁荣和民主?难道他国真的可以怡然自得享受这种福祉?对不起,并非如此!” 他对美国的批评虽说相当尖锐,但是语气平缓:美国“建立单极世界,破坏全球安全体系,对其他国家实施专政”,“美国在冷战后的所作所为不负,像个暴发户,不会妥善支配从天而降的财富,想按自己心愿重新安排世界”。 然而,美国已经付不起维持“美国世界”的越来越大的代价,越来越多的国家采取措施,摆脱对美国,特别是对美元的依赖。 俄罗斯有评论家认为,普京实际上是向全世界建议缔结上世纪90年代冷战结束时未曾订立的和平条约。美国式的单极世界对世界其他国家和美国自身都是破坏性的、危险的。为了世界能走出当前这种可能造成全球冲突的死胡同,普京实际上是要美国平稳地主动放弃超级大国地位。 这是否意味着俄罗斯意欲取而代之,问鼎“世界老大”? 普京明确宣告:“俄罗斯不想要超级大国地位,这是包袱。俄罗斯不像美国,自以为是与众不同的‘救世主’国家。如果说俄罗斯要当首领,那我们要当的是维护国际法的首领。” 曾任美国国务卿顾问的“俄国通”托比·盖蒂女士拿腔拿调地问:“俄罗斯跟埃博拉和‘伊斯兰国’一起,被并列为三大威胁,你怎么看?” 普京马上反问:“你说的是奥巴马、美国政府,还是美国人民?”他不待盖蒂张嘴,大气又不乏傲气地回应:“我不认为美国对俄罗斯是威胁。美国这种说法会破坏对美国的信任,损害自己。” “语不惊人誓不休”的西方媒体,把普京24日这番话称作“慕尼黑讲话2.0”。2007年,普京曾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严词批评美外交政策,称其在全球滥用武力。 “没有普京就没有俄罗斯” 俄罗斯总统办公厅第一副主任沃洛金23日会见瓦尔代俱乐部成员时语出惊人:“没有普京就没有俄罗斯,有普京才有俄罗斯。” 西方“俄国通”马上就联想起苏联时代“我们说列宁,说的是苏联,我们说苏联,说的是列宁”这一名句。 俄罗斯评论家却认为,沃洛金道出了多数同胞对西方攻击普京的反应。 他们说,西方对俄罗斯性格太不了解了,以为靠制裁就能让俄罗斯分裂和瘫痪,其实大谬不然。俄罗斯人把对普京的攻击看作对国家、对自己的攻击,制裁反倒起了凝聚俄罗斯民心的作用。最新民调表明,俄罗斯84%的人支持普京的方针,65%的人认为下届总统候选人非普京莫属。 不过,普京本人倒不喜欢沃洛金提出的这句“口号”。他在瓦尔代年会上答问时半开玩笑地说,“朕即国家”那是“太阳王”路易十四说的。“俄罗斯有的是人才,俄罗斯可以离开普京,但普京离不开俄罗斯。我的使命是维护俄罗斯”。 沃洛金在会见瓦尔代俱乐部成员时,还曾被问及俄罗斯会否在政治上“拧紧螺栓”,加强控制。 沃洛金答,普京早在第二任期就开始打造均衡的政治体制,要有反对派,要有政治竞争,关键问题上要有不同声音。这种体制比较复杂,但有利于社会稳定。没有人提出“政治强硬化”的任务。 俄罗斯从2011年末开始,在加强民主和法治方面采取一系列新措施,主动出击,防范“颜色革命”。俄罗斯当局立法降低建立政党和政党参政的门槛,获得司法部登记的合法政党由7个增加到70个,16个党进入各级政权机关。过去,在野党全力同政府斗争,现在忙于彼此竞争进入政权的机会,在克里米亚回归等核心问题上配合当局。此举收到了一箭双雕的功效:既推进了俄罗斯政党体制民主化,又加强社会政治稳定。这一政治妙招的具体操作者就是沃洛金。(作者为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盛世良) (原标题:独家:俄罗斯总统普京眼中的世界新秩序)孩子脸色发黄怎么回事
儿童小便黄
宝宝脾虚吃什么
动脉粥样硬化能吃通心络胶囊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