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蛹动

2019-09-10 20:56: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于飞女儿的生日酒宴就订在明珠大酒店。由于其他事情,我担搁了赴宴的时间。晚上七点钟的宴席,我迟到了足足十分钟。当我开车到达酒店,酒宴已在进行之中。于飞看到我站在大厅门口,就携夫人一起过来。夫妻倆与我客套了几句,就把我安排下来,他们重又回到座位上,招呼桌上的客人。安排我坐在这儿,我心里清楚,是因为只有这儿还空着座位,其他的地方已座无虚席。这一桌都是女人,又不相识。酒没法喝,菜也无法吃,与她们更聊不上几句。只好点支烟坐在那里吞云吐雾,偶尔在她们的客气相劝下,才拿上筷子吃上一口。
幸好,于飞过来介绍一番,一片喧闹声中能让我记得的就是坐在我对面的陈小秋。陈小秋很瘦,系上风筝可以上天的那种。但人长得好看,好看在她的那张脸上,美丽带有几分忧伤,象是月光下的一朵月季。我看了一眼陈小秋,陈小秋的目光象似埋藏着好多内容,这内容也是男人们想解密的东西。此时的我多想她是一本书,静静地放在那里,让我一页页地读,读到最后一页。
我的手机响了,借接听手机的时间去趟卫生间。是妻子打来的,她在手机里象是在嘱咐孩子,阿彬,少喝点酒,你还要开车呢!然后接下来是她的撒娇声,宝贝!你要是喝醉了就睡沙发去。她唠叨不停,害得我出了卫生间还举着手机。有人从我的身后过来,与我碰撞一下,使我手中的手机在地上发出了声响。
对不起!这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在说出这句的同时弯下了腰。
为捡地上的手机,我们做了同一个动作。最终是她捡起手机,在手中擦了擦才递到我的手中。
看看摔坏没?她说话时我能听到她紧张的心跳。
我清楚地看到,手机屏已分江而治。我真的想发火,可在这一行为没有实施之前我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左吟!我从嘴里叫了一声,左吟抬起头来,紧张的表情才开始退去,但脸上的红云依然没有散尽。
她看着我,楞了半会儿才从嘴里说了句,真的想不到会在今晚遇上你。然后她要我的手机,说是明天买个新的给我。
我只是笑脸相迎,不想让她过分紧张而难堪。我想把话岔开,不再让她为手机的事而尴尬。你与我的朋友也认识?我说话时用手指着一号厅。
不,我在二号厅,是朋友过生日。她的眼睛向二号厅望了一下。
还没有结束吧!
嗯!但我喝点红酒,现在什么也不想吃了。她说话时没夹带着酒味,但从她的脸上看出来,她不善饮酒。
我与左吟好象都有好多的话要说,我们不约而同地迈出酒店。她上了我的车,我要请她去喝咖啡,坐下来好好地聊聊,说说她这三年去哪儿了。左吟说她实在喝不下去,只想去透透风。我只好边开车边与她交谈,车子到了沿河路停下了。这里面向灌河,有风从河面而来。我打开车窗,就与左吟坐在车内。
你想过我吗?没等我想好如何与她交谈,左吟先问我一句。这让我感到猝不及防,更不知如何回答眼前这二十岁的女孩。
三年前,我就与左吟是邻居,我深知她的底细。那时我租居着她家的隔壁,她的母亲是农村嫁到城里的。父亲在一家小厂上班,母亲每天蹬三轮,生活很拮据。那一年左吟读初二,开学时,由于经济困难,父亲便不打算让她再读。左吟带着眼泪去找我,站在我的面前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久她才从嘴里说,借三百块钱给我好吗?她说话的声音很轻,但我感觉到她是豉起勇气才说出来的,或是这句话在心里撞击了好久。我比她大十三岁,那时她在我的眼里只是个孩子,我经过思考过后才对她说,如果你需要钱,就让你爸来说一声吧。很明显,我的想法是怕这钱借给她打水漂了。左吟听后,擦一下眼角对我说,我不借了,说完她就跑出门外。那时我相信,左吟刚擦过的眼角,会在我给她的失望中再次带来泪水。我不借了这一句话,象是一把刀子,刺疼我身体的软肋。我追出门外,对着她的背影叫喊着,左吟,我借给你。左吟转身的那一刻目光,象是把利剑在我的内心划出一道道口子。当她接过那三百块钱时,对我说一句很简单的话,我一定还你。我知道这一定是个漫长的时间,但我有心里准备,就是借给她的钱就没有让她还的心里,因为那一定也是遥遥无期的承诺。也是这一年冬天,我从那条巷子搬走了,搬到新区经营着大的超市。
我不知如何回答左吟,更不知道她问这句话的意思。回答她我想了,她还没还我的钱,这不是说明我惦记着那三百块钱嘛。说句心里,我真的时常会想起她,常给她许多种想象,如果这样美丽的女孩出生在富有人家,她的命运又会是什么样子。
我时常想起你,想三年未见的你是什么样子,三年来过得还好吗?!这是我的真心话,在左吟的面前我没有半点虚构。
现在不是看到了,我还那样。她说话时并没有看着我,而把目光射向车前的玻璃,好象能透过玻璃看到黑夜中更遥远的地方。我看着她,从她的脸上看不到半点少女该有的青春气色。
还读书吗?我找不到再好的话题,来延续我们的对话。
她轻轻地摇了摇头,脸上给我的表情只是一丝一丝的忧伤。
那年初二下半学期,我就缀学了。父亲得了癌症,第二年春上他就走了。父亲走后,我就去了南方打工。年底回来我就没有再去江南,因为妈妈的腿被车子撞伤,不能再蹬三轮了。现在我在郊区的服装厂上班,这样就可以下班回去照顾妈妈了。
做为男人,我不知道为什么象女人一样心软,听着她的倾诉,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左吟说,谢谢你还这样一直关心着我。她看了看手机,随后又放进包里。我想这是她在提醒我,时间很晚了,她明天还要上班。
你明天还要上班,我送你回去吧。
左吟面无表情嗯了一声,当车子到达她家的巷口时我停下车子。左吟并没有立即下车,而是从包内取出三百元钱,说她终于可以了却她的承诺了。当她把钱递到我的手中时,我感觉它的重量已压得我喘不过气。
左吟,你觉得我会收下你的钱吗?
这是我应该还你。她显得坚决。
我手中拿着钱,她就推着我的手,我们相让不下。就在她缩回手的那一刻,我一用力却无意地触及到她的胸口那柔软的 使我立刻缩回了手。虽然不是故意的,但我感到是一种不耻的举动。左吟默默地看着我,然后趴在我的肩头痛哭。我并没有推开她,我知道她心中压抑的东西太沉重了,这些沉重的内心压抑本不该让一个少女来承担。可陷于这样的家境之中,也是她的无奈。其实她这个年龄,在身心疲惫应该趴在母亲的怀中哭一场,或是在父亲面前倾吐她的不快。然后,她却失去了这样本该拥有的权利。我从车前扯了纸巾,为她擦着眼泪。
哭吧,哭出就好受些。我寻找不到再适合安慰她的语言。
她听到我对她说的话,却抬起了头,用手理了理粘在眼角的发丝,停止了哭声。
对不起,我失态了,借用了你的肩膀的。她接过我手中的纸巾,自已擦去眼泪。我感觉到她把我当成她强大的支体。我把钱放进她的包里,又拿出她的手机打上我的号码。
以后有什么事就打电话给我。
左吟带着重重的鼻音嗯了一声,随着点了点头,然后下车。
我再一次见到陈小秋是在她的家里。
想都不敢想,吴大年就是她的丈夫。那天下着小雨,吴大年说他爱人今天在家包饺子,让我去他家吃饺子,还要与我喝上几杯。我什么酒没喝过,饺子也不是什么稀罕的食物,我表示不去,但我还是随口说了声谢谢。吴大年笑着对我说,你知道是什么馅的饺子吗?我把目光盯在他的脸上,想听到他说出来。“花鸡菜”做的馅哟!花鸡菜?这是好久没吃过的饺子。花鸡菜是一种野菜,现在少了,市场也难得有卖的,我当时来了情趣。就象每日吃着大米,偶尔吃一回杂粮,还是感到它的味香。
吴大年没有正当的职业,只是在我的超市前等活干,属于出卖劳动力的人。也为超市上下货,每天说不准也能挣个三四十元。我从超市的货架上拿了瓶好酒,与他上了车。身后传来妻子的声音,大年,别让他喝多了。我转过脸来,妻子给我一个媚眼,然后佯装生气的样子。我没去过大年家,只是按着他指的方向行驶。城南道口离市内不足一公里,就在城南道口的南面有一座很大的四合院子,这里显得非常的僻静。车子在院门前停下,我摁了声喇叭,等了好一会儿,才从小门里探出个脑袋来,这是一个姑娘,打着伞向门外张望一下,但她并没介意车子的存在,而是看到坐在车内的大年,才慢慢地将大门打开。我与大年下车进屋,看到屋内坐着四五个年龄相仿的姑娘,她们在桌上打着扑克,不时地嬉笑吵闹。我第一意识,这是大年家的亲戚。我看到了陈小秋,那个面带忧伤的陈小秋,心里感到一陈惊讶。
请坐吧!她的语言极其简单,从脸上露出笑容,这笑容如同水面上划过的风,轻轻而过。说话中,她已做完一个倒茶的过程,那杯红茶就放在我面前的茶几上。然后吩咐大年,饺子包好了,去炒几个菜吧,大年听后去了厨房。我坐在沙发上很不自然,如同那天在宴会上。还好,这时的陈小秋开口说话了。
大年经常提到你,说你是个好人。我不知她是夸我,还只是她们的枕头风。
我没有接她的话茬,只是笑笑。
你家几个孩子?这些话,可能是女人聊天时最上口的话题。
三个。我的回答有点生硬,不象陈小秋说话的声色那么动听。
两个女儿,最后一定是个男孩。这在超生中已形成了规律,陈小秋是那么地肯定。
我点了点头。
她说,现在要养活三个孩子真不容易。我知道,这是她感受生活的艰辛之言。我望着她身边七八岁的一个男孩,说这是你的儿子?陈小秋嗯了声,随手在孩子的头上摸了摸。我把目光从孩子的脸上转移过来,对陈小秋进行了片刻的扫描。看得出她要比大年小到十一二岁,我脑子里产生了好奇的想法,年龄相差这么大,当初是如何撮合这桩婚姻的。大年在厨房叫喊着,说是饺子煮好了。虽然是立秋过后,但秋老虎依然厉害。我不善饮酒,也许是我空着肚子喝了几杯,渐渐地有了一些醉意,感觉困困的。大年一个人喝着,让陈小秋带我去房间休息。我倒在床上,没要枕头就进入了梦乡。当我醒来时,感到口干舌燥,但我闻到了房间里阵阵香味。我坐起来,看到床头的小柜上放着一杯红茶,窗前的桌子上放着一个小小的香炉,香炉里插着一支香在燃烧。我端起那杯红茶一饮而尽,当我放下杯子的那一刻,听到隔壁有人说话。
你一丈几了?(道上的黑话,意思是问十几岁了)是个男人的声音。
你猜嘛。这声音好象是开门的那个姑娘。
有两丈多吧?男人追问。
去你的!我有哪么大吗?
不大,就是比我大那么一点点,不然就放不下我了。男人说完发出呵呵的笑声。然后就是床发出来的响声,还有男人急促的喘气声。
轻点儿,别弄疼我了。女的显得娇声娇气。
还不到五分钟,隔壁的表演就结束了。我打开窗子,小雨还在下着,天已黑得不见五指,能看到的只是远处庄户窗子透过来的灯光。我走出房间才发现,一个大房音被隔成几个小间,如同小旅馆一般。
陈小秋见我醒来,打了一盆水给我洗脸。洗完脸我不见大年,只好与她告辞。陈小秋说,晚饭早就好了,就等你醒来。她边说边扯着我去了厨房。
大年呢?我问她。
他呀,没有闲的时候,去蹬三轮了,雨天坐车人多。
我望着陈小秋,不知道与她能说些什么。她好象也从我的目光中读出我想知道的事情。但她却转移方向,用羡慕的口吻说,你爱人真有福气。
我不知道她指的是哪方面,只给她回答一句,你也很好呀!虽然我是随口一句话,可是陈小秋从目光里流泄出忧愁还带一点伤感,这样的目光只有从《红楼梦》黛玉的眼里才能看到。
我也不隐瞒你,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好象对我极度的信任。
我做这行当不光彩,可我很无奈。
她说这话,好象我已十分知晓她的内情显得很坦然。她说她在九年前遇到了大年,那时的大年是厂里的供销员,人也长得挺帅,就这么不经他的引诱跟他来到这儿。谁知他是有家室的人,当时也让她挺感动的,就是大年为了她与前妻离了婚。谁知道好景不长,大年下岗了,生活没有了着落。生这孩子的月子里,差点儿没饿死,煮半碗青菜汤连个油花也见不着。没得吃的她也不回娘家,因为当初母亲反对这桩婚事。
陈小秋哀叹一声,说不怪天不怪地只怪自已投错了胎,走错了路。我望着陈小秋的脸,虽然没有什么皱纹,但岁月烘烤过的痕迹十分清晰。我在幻觉中给陈小秋不停地换形,如果给她换上职业套装,她就是白领阶层;如果她走在红地毯上有闪光灯照着,她就是明星;如果她拿着粉笔站在黑板前,她就是清纯的女教师。可现在她的气质在这里显得暗然无光。
这样的风险很大,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看着她。
走桥算路吧!能到哪儿就到哪儿吧。说完她停顿一下,又说,我这里也时常有一些大客。
我把不解的目光抛向她。
有派出所的,公司老总,还有局级的头头,但他们从不在我这儿玩,只是把人带走。
我不知道她说这话的意思,我在不停地猜想,这些是不是她所认为的一张网,能给她带来安全。如果有一天,连这张网自身的安全都受到了威胁,是否还会给她半点庇护。

共 10488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平时,人们总是耻笑那些做娼妓的女人,岂知她们也有那么多无奈和悲伤,小说中的几个女人都是无奈的弱者,小说展现了人性的关心."我"虽然面临着太多的诱惑,但基本还是保持了"柳下惠"的本色.小说中的人物形象很生动,"我"的心理活动也写得很真实,很细腻.[编辑:猪不戒]【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
1 楼 文友: 2008-11-17 20:00: 2 文章通过一次聚会牵扯出两个女子,并与两个女子发生了肉体关系,没有爱的前提,只是性的冲动.揭示了现实中许多无奈的事实,文笔清新,不落俗套.结尾-----一根长发就能扣住你?--这句话令人深思!!
2 楼 文友: 2008-11-18 08:26:49 呵呵,又是一个不落熟套的故事,学习了。
 楼 文友: 2008-11-18 16: : 2 很精彩的小说,太多无奈和悲伤,是生活磨练了她们,放弃了尊严,只为了生活! 菜鸟,菜菜鸟¨¨
4 楼 文友: 2008-11-18 16: 4: 0 结尾让人深思! 菜鸟,菜菜鸟¨¨
5 楼 文友: 2008-12-05 20:21:41 几个不同命运的女人,却因为生活的无奈紧密相连,她们企图靠出卖肉体来改变生活,却最终无法逃脱命运的安排。对于她们的选择,我们无法赞同亦不能指责,唯有长长的一声叹息。 喜欢一切美好事物
6 楼 文友: 2008-12-06 22:18:29 读了好几遍老师的这篇,老师采用自然白描的手法,写得细致、准确又生动。学习了
7 楼 文友: 2008-12-1 18:27:48 这里的小说就喜欢你的风格,娓娓道来,似乎波澜不惊,却含着深深的人文的情怀,继续努力! 望此生,唯余沧海
8 楼 文友: 2011-05-0 15:25:4 作者为什么要塑造一个有钱的男人和那些为钱为难的女人?这不值得深思吗?这是一种为钱而堕落的年代?! 力求心灵饱满,三寸醉眼、满屋书臭。回首半生历程,一腔热血、两袖清风。
9 楼 文友: 2015-09-12 18:24:17 写的真不错,祝创作愉快!儿童小便黄
夏天出行必备哪些常用药
儿童中暑怎么办
小孩中暑
分享到: